中国头巾网 - 头巾行业门户网站 !

商业资讯: 新闻资讯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新闻资讯 > 红头巾插金花,铁甲凤盔锦衣绣袄,第一个挑战卢俊义的好汉是谁?

红头巾插金花,铁甲凤盔锦衣绣袄,第一个挑战卢俊义的好汉是谁?

信息来源:toujin.biz   时间: 2019-08-17  浏览次数: 28

智多星吴用智赚玉麒麟卢俊义,懵懵懂懂的卢大财主满心忐忑离家避祸。却又不知道谁给了他胆子,想以一己之力挑战梁山群雄,结果又被当猴子耍了一把:八个梁山好汉像闹着玩一样跟卢俊义车轮步战,而第一个跳出来的那个家伙,头戴红头巾上插金花,铁甲凤盔锦衣绣袄。要不是这厮手中挥着两把板斧,谁会想到这就是曾经衣不遮体的黑旋风李逵?

曾经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,穿的是破衣烂衫,好像还欠了一屁股债。李逵的穷困潦倒,郓城县押司宋江一眼就看出来了:这是用一根肉骨头就能收买的好狗。

红头巾插金花,铁甲凤盔锦衣绣袄,第一个挑战卢俊义的好汉是谁?

我们知道,李逵在遇到宋江的时候,已经饿成一条狗了:“李逵也不使箸,便把手去碗里捞起鱼来,和骨头都嚼吃了……逵嚼了自碗里鱼,便伸手去宋江碗里捞将过来吃了,又去戴宗碗里也捞过来吃了,滴滴点点淋一桌子汁水。”

吃了三碗不新鲜宋江不屑吃的鱼,李逵居然没有闹肚子,也没有被鱼刺卡住喉咙,而是又干掉了二斤羊肉:“李逵见了,也不谦让,大把价揸来只顾吃,捻指间把这二斤羊肉都吃了。”

李逵的吃相,简直就是恶鬼投胎。

李逵为什么饿成这样,当然是收入太低(再高也架不住他输),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:“他自个没头神,又无家室,只在牢里安身。没地里的巡检,东边歇两日,西边歪几时,正不知他那里是住处。”

无家无业,没有什么额外收入,戴宗又比较瞧起不起他也不带他消费,李逵的处境可想而知。所以当拿了宋江五十两一锭大银子之后,李逵就消失了——宋江就是因为找不到戴宗和李逵,这才一个人和寡酒,以至于浔阳楼上题反诗。

红头巾插金花,铁甲凤盔锦衣绣袄,第一个挑战卢俊义的好汉是谁?

李逵的做派,跟某国的工人比较相像:绝对不能先给工钱,否则他会把你给的钱花光才肯饿着开工,你还得管他饭。

李逵对宋江死心塌地,就是因为宋江能给他银子,能让他吃饱穿暖。其实李逵的这种“理想”在梁山好汉中比较普遍,比如阮氏三雄向往的生活,也是“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成套穿衣服论秤分金银”。

上了梁山的李逵终于衣食无忧,大银子小银子不计其数,扈三娘的家产虽然绝大部分“充公”,但是早已把扈家庄老弱妇孺斩尽杀绝的李逵,腰包里揣了多少,谁也不知道。

人吃饱了穿暖了,总是要想点什么的。李逵好像对女人没什么兴趣,也不允许宋江跟女人产生交集,甚至为此跟宋江拼命,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
红头巾插金花,铁甲凤盔锦衣绣袄,第一个挑战卢俊义的好汉是谁?

李逵虽然粗鲁,但并不是没有爱美之心。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(很奇怪四大皆空为什么又金碧辉煌)),人靠衣裳马靠鞍,老母猪打扮起来赛天仙。那么李逵打扮起来像什么呢?咱们还是来看看《水浒传》原著的描写。

话说玉麒麟卢俊义中了智多星吴用的圈套,跑到梁山势力范围内叫嚣,结果没烧香也引出鬼来了:前面四五百小喽啰挡住去路,后面四五百小喽啰截断归路,树林中蹦出一条大汉。

这大汉怎生打扮?只见他“茜红头巾,金花斜袅;铁甲凤盔,锦衣绣袄。血染髭髯,虎威雄暴;大斧一双,人皆吓倒。”要不是手上有招牌式的一双板斧,谁又能认得出来这是黑旋风李逵?

玉麒麟卢俊义差点被惊掉下巴,李逵却洋洋得意地拍着板斧,为自己的“草鸡变凤凰”感觉良好:“卢员外,认得哑道童么?”

红头巾插金花,铁甲凤盔锦衣绣袄,第一个挑战卢俊义的好汉是谁?

岂止是卢俊义认不出几天前那个痴苶呆傻的哑道童,就是江州牢城营的“同事”,也认不出这位“铁甲凤盔,锦衣绣袄”的“威武将军”了。一张黑脸,鬓边插朵金花,红巾包头之上顶着凤翅盔,锦衣绣袄外面套着铿锵铁甲,这画风怎么让人想了那个在外国修脚,却又自称上下五百年第一聪明人的那个“美女”?

李逵是把卢俊义激怒还是恶心到了,李逵这身打扮是不是沐猴而冠,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如果李逵安分守己地当一个小牢子,这辈子也置办不起这么一副行头。从一个输打赢要欺压弱小的狱卒,到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嗜血魔王,李逵变得越来越凶残暴虐,但是日子却越过越好——在梁山衣食无忧,下梁山横行霸道,征方腊归来受封镇江润州都统制,成了成了宋朝高级军官,您说这事儿上哪说理去?

红头巾插金花,铁甲凤盔锦衣绣袄,第一个挑战卢俊义的好汉是谁?

李逵坏事做尽,日子却越过越好。这不能不让人想起两句话:“浪子回头金不换”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”。这岂不是说,要想成为“金不换”,先要当“浪子”,要想成佛,最好先操屠刀——这还有安分守己手中无刀的好人走的道儿吗?

细细想来,虽然宋徽宗赵佶这个皇帝不靠谱,虽然蔡京高俅童贯阴险狡诈,但是在剿灭“梁山好汉”这件事上,他们还真做对了。一帮昏君奸臣来剿灭山贼水匪,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历史笑话?最终的结果当然是“梁山好汉”成功洗白成朝廷军官,奸臣们“招抚有功”,成了最大的受益者。青州城外被烧做白地的数百户人家,被杀死的数钱妇孺,好像直到千年以后也无人过问,早就埋掉了……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头巾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